河南周口女工周秀雲去太原討薪,結果死在了太原龍城派出所。被當地個別警察打、被其踩在腳下、甚至被扔在派出所里奄奄一息也無人搭理,如果不是那張照片,恐怕很難將如此殺機四伏的場面與一個以維護社會治安為己任的機構聯繫在一起。
  這個身材肥碩體態臃腫的警察,看起來對自己的噸位頗為自信,你幾乎能從他不可一世的狠勁中感受到他視眾生如螻蟻的冷酷,視生命如草芥的無情。面對這樣的場面,你已經無法分出正義與邪惡、警與匪的界線,人們給了他權力,但是他卻將拳頭對準了人民;國家給了他這一身制服,但是他卻用這身光榮的制服給國家抹黑。沒人想將事情標簽化,但毫無疑問,警察的形象受到了害群之馬的傷害。
  龍城派出所的民警稱,網上說的“踩討薪女工頭髮”是有人在誤導網民。他大概是瞅準了事件曝光之初只有照片,沒有視頻的漏洞。拍攝角度的不同確實會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你說“踩討薪女工頭髮”是拍攝角度的錯位也是有人信的。可是視頻是一連串畫面的組合,它能起相互印證的作用,想要騙人就沒那麼容易了。警察不但踩了,還換著腳踩了。誰都有看走眼的時候,但把屎盆子一股腦地扣到無辜者的身上,已經不能用角度問題來解釋了。
  如果沒有那段視頻,接下來當地警方是不是打算去追捕那些造謠的人了?先把水攪渾了,然後來個顛倒黑白?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只有證明造謠的人有罪,才能反證他們的清白,只有證明有人心懷叵測在誤導網民,涉案的民警、派出所才能全身而退。內蒙古呼格案的那些民警法官檢察官不正是這麼辦案的嗎?這種事只有大張旗鼓地辦,才能辦得大家有口無言。這可以很好地解釋為什麼人都死了卻十多天沒有動靜,涉事民警甫一曝光,就有人語驚天下出來攪是非的怪象。
  這不是拍攝角度的問題,這是內心出了問題。他們對自己人像春天般“溫暖”,但對民工如狼似虎。他們有秋風掃落葉的無情,另一方面,卻對自己人百般呵護,甚至不惜賠上派出所的形象。對於他們來說,像周秀雲這樣的人是沒有尊嚴的,甚至連活著的權利都沒有。一條鮮活的生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死去,他們無動於衷,一個犯了罪的警察卻得到了他們的庇護。某種程度上說,他們比踩頭髮、打人的人更可惡,更讓社會揪心。一個隊伍總有一些害群之馬,他們並不讓人特別擔心,因為害群之馬只能逞一時之威,但一個地方如果有善惡不分的隊伍,禍害的就可能是轄區內的所有百姓,因為沒有人能跟這樣的一群人講法律。
  有一樣東西讓人不寒而慄,當權力抱團取暖結成利益的同盟,而權利四處碰壁走投無路時,如之奈何?要是沒了那段偶然留下的視頻,又該怎麼辦?
  (原標題:討薪女工命殞,是誰的角度有問題)
創作者介紹

黃金回收

dq16dqwt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