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北京12月14日新媒體專電(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張周來 陳弘毅) 即將過去的2014年裡,“巡視反饋意見”是一個備受關註的公眾熱點。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上,中央巡視組分兩輪公佈了對北京、天津、上海等2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常規巡視和對科技部、復旦大學、中糧集團等6個單位專項巡視的巡視反饋情況。梳理中央兩輪巡視的反饋意見可以發現,其中不少反映反腐新動向的詞彙,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並受到廣泛熱議。大家一起來看看八個反腐“新詞兒”吧。
  【“一案雙查”】
  中央巡視組在對青海、寧夏等地方的反饋意見中,多次提到要“加大查辦案件力度,提高突破案件能力,堅持‘一案雙查’”。“一案雙查”就是嚴格執行問責機制,既要追究當事人責任,又要倒查追究相關領導責任,包括黨委和紀委的責任。
  今年初廣西永福縣違規給領導幹部發放考核獎金,除了縣委書記被黨內嚴重警告並被免職之外,縣紀委書記由於沒有起到監督作用,也受到黨內警告處分,並被調離原崗位。
  #專家點評#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以後黨委一把手、紀委領導即使自己不腐也必須承擔下屬腐敗的相應責任,這也促使黨風廉政建設在各地受到更多重視。以前那種下屬“幹部屢現貪腐問題而黨委主要負責人已然平安無事”的情況即將成為過去式。
  【“小官巨腐”,“蒼蠅式”腐敗】
  在給北京、廣西等多個地方的反饋意見中,中央巡視組反覆提及“小官巨腐”“蒼蠅式”腐敗問題嚴重,指出基層幹部腐敗問題凸顯,要求加大查辦案件和監督執紀問責力度。
  前有北京市海澱區最牛村會計挪用1.19億元,後有秦皇島“水老鼠”,副處級幹部家裡查出現金數億元……多起案件表明,在反腐風暴中一些曾經視為“蒼蠅”的基層幹部,他們所涉及的資金規模之大、貪腐程度之嚴重,遠超人們想象。
  #專家點評#竹立家認為,基層腐敗幹部往往掌握著特殊資源或者控制著壟斷資源,在特定崗位上往往具有“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力”,究其原因就是基層權力運行嚴重缺乏監督,解決之道仍然是對審批執法權限等制度繼續規範和完善,切實發揮各方面的監督力量,使每一項權力的運行更加公開和透明。
  【“弄虛作假”】
  在給遼寧、廣西、國家體育總局、科技部等地方和單位的反饋意見中,中央巡視組指出“關於虛增財政收入問題”“幹部檔案弄虛作假”“比賽違背公平原則、弄虛作假”“一些科研項目成果弄虛作假”等問題,對廣大幹部不啻為一記警鐘。
  幹部檔案造假問題尤為突出。據中央巡視組通報,去年以來已公開通報的31個被巡視省區市中,有11個存在幹部檔案造假問題。原鷹潭團市委書記徐楷被曝涉嫌年齡造假、入團志願書造假、違規任用等問題,不久前已被撤銷江西省政協委員資格。
  #專家點評#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等專家認為,一些容易造假的關鍵環節往往都存在著暗箱操作、“潛規則”,基本屬於封閉運行,缺乏社會監督,尤其需要通過多種形式規範權力運行,加強外在監督和執紀執法力度。
  【“拉票跑票”】
  中央巡視組在對河南、遼寧等地方的反饋意見中指出,拉票賄選情況較為普遍。
  拉票賄選者無非是想在政治上“投機取巧”,獲取“晉升”“任用”等捷徑。值得註意的是,湖南衡陽人大賄選案事發之後,“官場拉票”之風仍然不同程度存在。在今年兩輪巡視中,中央巡視組對寧夏、山東、四川等地的反饋意見均提到“拉票賄選”等問題。
  #專家點評#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焦洪昌認為,“拉票賄選”使金錢利益左右了選舉人的意志,侵犯了人民平等自由的選舉權利,破壞了國家確立的選舉制度,同時在“拉票跑票”過程中由於當事人需要作出請托和承諾,這通常直接關係到之後的利益交易,往往會滋生更多的腐敗。
  【“打乾親”】
  中央巡視組在向廣西、四川等地方反饋巡視情況時指出,一些領導幹部任人唯親、搞“小圈子”,一些幹部通過“打乾親”“打禮”等方式拉關係、熱衷拉關係、架“天線”、搞“勾兌”,跑官要官。
  最近四川省瀘州市紀委發出通知,要求各級各部門幹部認真自查“打乾親”(“打乾親家”“認乾爹乾媽”“認乾兄弟”“認乾兒女”等)問題,有乾親關係的必須立即解除,領導幹部要做出不“打乾親”承諾書。
  #專家點評#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任建明等專家認為,一些領導幹部打著“人情交往”的幌子,廣拉關係、“勾兌”感情,有的生拉硬拽“結乾親”、“拜兄弟”,企圖架起“天線”鋪好關係路子,以謀取不正當利益。
  【“能人腐敗”】
  中央巡視組在對江蘇等地的反饋意見中指出,“基層權力尋租機會較多、空間較大,‘能人腐敗’問題突出”。顧名思義,“能人腐敗”指有能力的官員涉腐。
  記者梳理公開報道發現,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等官員在落馬前都曾乾出不少實在的政績,在當地不少群眾的眼中,他們曾經被認為是“有能力”“有水平”的地方幹部。但縱有聰明才幹,他們仍在金錢、權力的私欲面前敗下陣來。
  #專家點評#中國社會科學院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指出,由於個別地方官員手中權力過度集中,監管存在“盲區”,一些“能人”在取得顯著業績的同時,濫用公權力謀取私利的貪腐行為也隨之而來。“‘能人’不是‘完人’。畢竟在依法治國的大環境下,‘獎罰分明’已成為社會的一條準則,再大的‘功’也不能抵‘過’。”
  【“封閉式權錢交易”】
  中央巡視組在對江蘇等地方巡視後指出,“一些領導幹部與老闆之間保持相對穩定的關係圈子,進行封閉式權錢交易。”一些領導幹部已經形成官官勾結、官商勾結,權權交易、權錢交易的利益輸送鏈條,反腐形勢依然嚴峻。
  今年3月,解放軍總後勤部原副部長谷俊山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犯罪案,由軍事檢察院向軍事法院提起公訴。這種相對封閉的權錢交易成為腐敗案例中的新特點。
  #專家點評#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顧俊認為,“‘封閉式權錢交易’渙散了組織,滋生了腐敗,還會造成‘窩案、串案’甚至‘塌方式腐敗’”。顧俊等專家認為,官員必須有自我凈化“朋友圈”的意識,任何私人交往、私人圈子一旦越過了法律和黨紀條規的“紅線”,對領導幹部來說就危險了。
  【“一家兩制”】
  中央巡視組在對浙江的反饋意見中指出,“領導幹部‘一家兩制’、利益輸送出現了新的表現形式。”當前的“一家兩制”主要是指官員家庭中一方在黨政機關就職,另一方則經商、辦企,工作類別處於“體制外”。
  剛剛宣判的劉鐵男受賄案中,劉鐵男之子劉德成就以“商人”身份扮演了重要角色,比如2005年,劉鐵男幫南山集團解決3萬噸氧化鋁購銷合同,次年南山集團將750萬元人民幣匯入劉德成控制的公司賬戶。
  #專家點評#高波認為,“一家兩制”形象地點破了某些幹部“腳踏兩隻船”,利用家人、親屬的“障眼法”,藉機完成洗錢、項目招投標等利益輸送的貪腐行為。不少官員想貪污受賄,又不想落人口實,就選擇了通過親屬受賄這種自以為“萬無一失”的方式,為貪污腐敗行為套上“隱身衣”,增加了查處工作難度,表明反腐工作依然任重道遠。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黃金回收

dq16dqwt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