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6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美國總統奧巴馬(前左三)和前來參加美非峰會的非洲領導人合影。(新華社記者 殷博古 攝)
  中國日報網8月21日電(遠達)耶魯全球網站8月14日發表大西洋理事會非洲中心主任J. Peter Pham的分析文章稱,美國的政策發生轉變,正在向自信的非洲頻頻示好。
  首屆美非領導人峰會上展示了一個嶄新、自信的非洲。這是由美國總統召集的,史上最大規模的美國和非洲領導人峰會。從烏克蘭到加沙再到伊拉克,外交政策上四面楚歌的奧巴馬現在可以名正言順地為峰會的積極成果而自豪。他用“非凡”、“成功”來描述這次峰會。新非洲的展示不只限於外交,還有百餘項商業、智庫、民間團體、文化活動與這次歷史性的會議同期舉行。當然,美國對這塊快速發展的大陸的新覺悟能否轉化為持久的影響力,還取決於具體的政策措施。
  美國決策者對非洲的認識已發生了很大轉變。20年前,五角大樓里的規劃者發佈了《美國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安全戰略》,斷言“美國在非洲的傳統戰略利益很少”,而且“美國在非洲的安全利益非常有限”。相比之下,2007年,為加強美國與非洲一些國家的安全合作,小布什建立了美國非洲司令部。奧巴馬政府在2012年《美國對撒哈拉以南非洲戰略》中以肯定口吻寫道:“現在的非洲對國際社會的安全與繁榮具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性。對美國尤為如此。”
  峰會本身凸顯了一個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廣泛共識——地緣政治和日益增加的經濟利益要求美國與非洲搞好關係。儘管非洲仍面臨安全、人道主義等發展問題,但它正日益成為一支新的經濟動力——它受到對自然資源的需求、人口發展趨勢、創新技術、政治改革等因素的推動。
  中國同非洲的貿易水平已經超過美國。從2009年起,中國成為非洲最大的雙邊貿易伙伴。而且,十多年來中國定期與非洲國家舉行例行會議。中非貿易關係蓬勃發展的一部分原因,是中國嚴重依賴從非洲進口石油等大宗商品。與此同時,美非貿易停滯了,部分原因是頁岩革命減少了美國從非洲的能源進口。例如,尼日利亞本是美國第五大石油供應國,現已降到第八位。去年,美國從尼日利亞進口石油的比重下降了一半,減少到4%。不過,雖然中國對非洲的對外直接投資在過去十年裡大幅上升,非洲最大的外商投資來源仍然是美國和法國,其次是英國。最近布魯金斯學會的一篇研究提到,即使美國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外商投資來源,但美國的全球對外直接投資存量中只有0.7%是針對這個地區的。”所以,美國在非洲還有很大發展空間。
  中美並不是非洲峰會外交競賽中唯一的兩個參與者,歐盟近十年來都與非洲領導人舉行峰會。法國和日本與非洲國家舉行峰會的時間則更長,印度大約在五年前也參與進來。
  在峰會上,奧巴馬宣佈了一系列承諾,包括電力投資領域、出資70億美元政府融資用於鼓勵美國對非洲的出口和投資、每年支出1.1億美元經費幫助非洲多國發展維和部隊等。
  峰會上還簽署了多項技術協議,包括與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WAS)簽署《投資框架協議》,為貿易與投資問題提供協調機制。奧巴馬還呼籲國會延長並改進《非洲增長和機遇法案》(AGOA)。
  令人遺憾的是,峰會沒有公佈更具體的提案內容。
  美非峰會在歷經了顛簸的啟動、讓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非洲積極分子擔憂的組織方式之後,奧巴馬政府確保了首屆美非領導人峰會的成果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這點值得肯定。奧巴馬錶示希望美非領導人峰會能成為定期會議。這是否會成為現實,取決於奧巴馬政府能否執行在峰會上宣佈的多項舉措,包括能否讓國會授權並提供項目資金,以及這樣聚會的勢頭是否足以改變美國決策者和公眾對非洲的認識。因為這些人會在未來的歲月里影響美國的政策和商業決策。
  (編輯:周鳳梅)
  延伸閱讀:  (原標題:外媒:奧巴馬辦美非峰會向非洲示好 欲發揮持久影響力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黃金回收

dq16dqwt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